营销网络
建言献策——加入合力泰
国台酒业女员工称被性侵:同事前台拿房卡进入!公司还要求“以上
发布时间:2022-06-29 08:47:21 来源:优游5.0手机客户端 作者:优游平台客户端下载

  近日,贵州国台酒业全资子公司前员工莫女士(化名)公开爆料称,自己在公司组织的活动中饮酒后,被同事龙某实施性侵。目前,龙某已经被依法批捕。

  莫女士称,事件发生后,公司却要求她“以公司大局为重,得饶人处且饶人”。另外,今年2月1日才入职贵州国台酒业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台销售公司)的莫女士,在试用期结束后,却被指业绩不达标遭辞退。

  8月12日,莫女士的朋友王淮(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公司一开始要求莫女士主动离职,遭到莫女士拒绝后,转而将其辞退。“就算真的是因为她业绩不达标而将其辞退,她的业绩很大一部分也是受到了公司政策的影响。”王淮称。

  为求证此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国台酒业总经理张春新等高管,但均未获回应。

  8月13日早,贵州国台酒业销售有限公司(下称贵州国台酒业)微博发布声明称,关注到“贵州一酒企前女员工自曝酒后遭同事性侵:嫌疑人从酒店前台拿卡进房,已被逮捕”一事,公司对事件感到非常震惊和愤概。截至目前,公司未接到任何执法机关的相关信息,但对此事件高度重视,将随时依法积极配合调查工作。

  对于事发经过,莫女士对媒体称:自己于7月9日至11日前往重庆参加公司半年会,11日晚公司组织的聚会后,自己被同事龙某性侵。

  据新京报等媒体报道,当晚的饭局中,莫女士饮了酒,并在酒后由同事扶回酒店房间。这之后,其同事龙某在酒店前台报出莫女士姓名及房号后,就拿到了莫女士房间的房卡,自行进入莫女士房间并实施了侵害。

  莫女士还表示,自己从入职国台销售公司后,一直在有意练酒量。而当晚自己只喝了二两左右,而同事龙某则一直在往自己酒杯中倒水。因此莫女士怀疑,自己是被龙某“下了药”。

  此后,莫女士在7月16日向贵阳警方报案,该案转回事发属地,由重庆警方办理。

  针对莫女士提到的“下药”以及酒店为何在未经住客允许的情况下办理房卡等问题,记者致电了莫女士入住的酒店——重庆逸安酒店及酒店所在辖区派出所。该酒店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当天并不是自己值班,并不清楚相关情况,具体情况要问警方。而重庆市公安局大竹林派出所电话则一直无人接听。

  根据莫女士的表述,她很看重这份工作,所以当时想把性侵的事隐瞒下来,不让别人知道。

  莫女士的朋友王淮(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事情发生后,莫女士最初的想法是希望龙某主动辞职,但被龙某拒绝。之后,莫女士将此事反映给了国台销售公司的直属领导,希望公司能将龙某开除,并询问是否需要将此事进一步上报给高层及总公司。

  “当时这位直属领导让我朋友直接报警,不要上报。”王淮称,但在莫女士选择报警后,这名直属领导的态度却发生了变化。

  “警察在公司带走了龙某之后,领导的态度就变了。”王淮称,“他跟我朋友表达的意思是,国台现在处于关键时期,正在准备上市,让我朋友以大局为重,就是让我朋友撤案。包括我朋友的同事也纷纷给她打电话发信息,让她考虑龙某还有两个孩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发这些信息的甚至还有同公司的女同事,这让她非常难以接受”。

  在新京报的视频中,莫女士称,其直属领导还在未经其允许的情况下,将莫女士的联系方式给到了龙某家人,并要求莫女士与其家属协商。视频字幕显示,该领导还称:公司希望以最小的代价来处理此事。

  压倒莫女士的“最后一根稻草”,是7月30日实习期届满之际,国台销售公司以她业绩不达标为由,解除了双方劳动合同。国台销售公司给出的辞退理由,是莫女士在实习期的销售任务为458万元,而其实际完成销售金额为269万元,达成率未达到公司考核要求,因此将莫女士解聘。

  但王淮表示,就算辞退理由如公司所言,莫女士的业绩也是受到了国台公司销售政策调整的影响。在莫女士出示的一份转正申请上,4名领导均同意了其转正申请。其中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在审批中写道:莫女士在3月至5月均完成公司要求的任务回款,但6月、7月因公司政策调整,故回款较差,但仍建议予以转正。

  对国台销售公司因“业绩不达标”将其辞退,莫女士认为,这是公司不想让自己再待在公司,以此把影响降到最低。

  “公司开始的时候跟她说,最好是主动辞职,不然被公司解聘还会影响她的下一份工作。但我朋友不愿意,最后还是被公司辞退了。”王淮表示。

  但国台销售公司西南分公司副总经理及人力资源部负责人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均表示,莫女士被辞退是另一码事。其中人力资源部负责人还称:“这件事目前还没有定性,公安机关到目前还没有出示任何文件”。

  在被辞退后,莫女士也找公司要说法,但公司坚持称其被辞退是因为业绩不达标,而警方也暂未透露案件审理的进度。

  国台酒业是贵州当地较为知名的酒企,号称“茅台镇第二大酒企”,去年5月公司曾提交招股书(申报稿),一度欲冲刺“酱酒第二股”。不过,这一计划在今年6月停止。今年7月,国台酒业再度进行上市前的辅导,以此冲刺上市。

  对于国台酒业此前IPO终止的原因,有业内人士认为,或与“国台酒业绑定经销商”的销售模式有关。因为,在前次冲刺IPO前,国台酒业引入了大量的经销商成为公司股东。而在外界看来,为帮助国台酒业上市,这些持股经销商是可以通过猛拿货来帮助公司“刷业绩”的。

  据今年3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去年7月,原告刘雅楠与被告国台酒业、金士力公司、张辉等出现股权纠纷。刘雅楠诉称,2017年3月国台集团公司、金士力公司、国台酒业推出《贵州国台酒业有限公司股权激励计划》,投资者认购国台酒业原始股,待该公司上市后投资者可获得超额收益。

  具体而言,按照该计划,国台集团作为普通合伙人,金士力公司派出的工作人员作为有限合伙人,共同组成有限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以合伙人的全部出资对国台酒业进行增资。投资者从而可间接持有国台酒业股份,获取上市收益。

  之后,刘雅楠与金士力公司营销总监张辉签订《委托管理出资协议》。刘雅楠是委托人、实际出资人,张辉为受托人、名义出资人。按照《委托管理出资协议》和张辉要求,2017年10月刘雅楠将股权认购款打入金士力公司账户,并完成金创科技出资缴纳。2018年3月,金创科技完成对国台酒业货币增资约3亿元,成为当时国台酒业第二大股东。

  然而,2018年10月,张辉在未经告知刘雅楠的情况下,退出金创科技。从而使得刘雅楠不再间接持有国台酒业的股份,从而引发诉讼纠纷。

  国台酒业在股权方面出现纠纷,如今又曝出员工就同事性侵报案的事件。一位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如此说道:“从我们平时的接触来看,国台酒业在内部管理上,是挺乱的。”

公司公告 董秘邮箱 员工登陆 建言献策 加入联化 首页 公司概况 企业简介 销售网络